欢迎来到千亿彩票网站!

热线电话: 400-533-0168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千亿彩票 > 新闻资讯 >

爱得全心全意,离得痛快果决,张姐超酷的!

原标题:爱得全心全意,离得痛快果决,张姐超酷的! 张姐结婚结得痛快,离婚也离得生猛。 印象中另一个张

原标题:爱得全心全意,离得痛快果决,张姐超酷的!

张姐结婚结得痛快,离婚也离得生猛。

印象中另一个张姐离婚也很猛,但是以一种更为成熟的生猛。张姐就是张爱玲,今天是张姐的生日。

1.

1947年6月,胡兰成收到张爱玲的诀别信:我已经不喜欢你了,你是早已经不喜欢我的了。这次的决心,是我经过一年半长时间考虑的。彼惟时以小吉故,不欲增加你的困难。你不要来寻我,即或写信来,我亦是不看的了。

三年前,他们结了婚,既没有走法律程序,也没有宴请宾客,只请张爱玲的好友炎樱做了见证人。而后婚后大部分时间两人分居两地,尤其胡兰成被通缉后一直四处逃亡。

小吉就是小劫的意思,此时的胡兰成已经脱离了流亡的险境,在一所中学教书,有了较安稳的工作,有了新的生活和新找的妻子。张爱玲选择他一切都安定的时候,写来了诀别信,随信还附上了30万元稿费,算是分手,也算是离婚。自此以后,这段不受祝福的才女才子之恋彻底结束了。

人们大都认为在这段感情之中,张爱玲是毫无保留,比较吃亏的一方,就连流亡期间胡兰成撇下张爱玲另找新欢,她还坚持用自己的稿费接济他,只因怕他在流亡途中受苦。

但事实上,张爱玲离婚,也算是离得痛快。按照现代人的操作套路,几乎就是她单方面宣布完,甩下钱,转身走人,不给男方任何辩解和挽回的机会,也没有仇恨报复,只是结束一段感情而已,生命中的一小段插曲罢了。这是一种哪怕到了最后,也要保持优雅、冷静的高级。

胡兰成后来曾写信给张爱玲的好友炎樱,试图挽回这段感情,但张爱玲没有理他,炎樱也没有理他。没有一丝一毫藕断丝连,这段感情,是彻底谢幕了,且结束得超酷。

2.

100年前不像今天,新式男女们在新潮与旧习的冲突中,首次向婚姻的围城发出冲击。离婚本身,就是一个生猛无比的举动,何况是敢提离婚的女子。而偏偏在当时《申报》报道的离婚档案中,又以女性主动提出离婚的居多。这些奋不顾身打破婚姻禁锢,追求自由的“娜拉”们,尽管离婚的原因不尽相同,却都像张姐一样,离得决绝,离得义无反顾。

比如文绣,比如陆小曼。

跟皇帝离婚在当时算是石破惊天的壮举了,22岁的文绣做到了,尽管过程有点艰辛,前后折腾了两个多月。这场离婚官司,从溥仪的震怒开始,双方律师讨价还价,最后以两人离婚,溥仪付给文绣生活费5.5万元告终。

这背后背负的压力和代价,文绣当然知道,没有锦衣玉食,要自己讨生活,世人的戏谑,清朝遗老们的唾弃,甚至要承受来自自身家庭的精神压力。然而这些都没有把她吓退,她毅然决然离了婚,离开皇室,离开男人,去做了教授国文和图画的国小老师,普通,却也自由。

陆小曼离婚的时候也是22岁,3年前,她听从父母之言,嫁给了当时认为前途无量的军官王庚。性格不合,相处时间太少,王庚忙于公务,常年出差外地。直到她遇到徐志摩,渴望爱情的少女,遇到浪漫的诗人,感情一触即发。

陆小曼想离婚,有人支持,说这是新女性思想的觉悟,而同意签字离婚的王赓,和同样选择退出的徐志摩的发妻张幼仪,则被认为是改革所需面临的必要牺牲。也有人强烈反对,比如徐志摩的家族,他的父母到两人结婚后也不承认这个新进门的儿媳陆小曼。

女性总是受到更多的恶意,离婚也不例外。人们夸赞王庚有君子气度。一年前,上海滩出了一段“佳话”,沈剑龙颇为大度,把妻子杨之华让给了瞿秋白,并在报上刊登启事,祝福情敌。有人将他与沈剑龙相提并论,却讽刺陆小曼见异思迁。尽管大家都知道,一段婚姻走到尽头,有时候并不是一个人的责任。王赓和陆小曼的最后一次争吵,她一气之下生了大病,住进医院,面对虚弱的妻子,王赓却只是把她交给她的父母看管,转身又回了上海。

她彻底坚定了决心要离婚,瞒着所有人,去私人诊所找了一位德国医生悄悄打掉肚里王赓的孩子,结果很不幸,手术失败了,本来就体弱多病的陆小曼,身体更是一蹶不振。

但那又如何,哪怕是受尽世人嘲笑,也不要违背内心苟活一生。

3.

在大多数观念里,张爱玲的离婚离得令人憋屈,还倒贴了分手费;文绣的离婚,虽然勇敢,却十分不划算;陆小曼最惨,离婚后不但过得“万人嫌”,没几年二婚丈夫徐志摩竟不幸飞机失事身亡了。

这三个人看起来都是弱不禁风的女子,手无缚鸡之力,却都在当时选择了最不该女子选择的离婚。

但我认为她们勇敢。她们有的轰轰烈烈爱过,有的全心全意付出过,期待过,而后被忽视、被伤害、被琐碎和失望磨光了爱人的耐心,却依然愿意孤注一掷搏一搏,背负着全世界的反对和不理解,挣扎着脱离自我迷失的深渊。

20世纪50年代初,胡兰成移居日本,和佘爱珍同居。张爱玲也已离开大陆到了香港。胡兰成得到消息,曾托人去访她,但未遇见,只留下了胡兰成在日本的地址。半年后,胡兰成收到了一张明信片,没有抬头,没有署名,只有熟悉的字迹:手边若有《战难和亦不易》《文明与传统》等书(《山河岁月》除外),能否暂借数月作参考?

说胡兰成没心动是假的,连佘爱珍都发现了他的小心思——佘爱珍让他去找张爱玲,理由是他们都是文化人有共同语言。胡兰成却故意问她,如果他真去找了张爱玲怎么办。佘爱珍也是很酷,她云淡风轻地说了句“那我就只有和你撒哟那啦了。”

胡兰成的确没去找张爱玲,但他还是很快按地址回了信,并附上新书与照片。等到《今生今世》的上卷出版之时,他又寄书过去,作长信,其中不少缠绵之语。张爱玲一概不回,很久以后才寄来一张短笺:

兰成:你的信和书都收到了,非常感谢。我不想写信,请你原谅。我因为实在无法找到你的旧著作参考,所以冒失地向你借,如果使你误会,我是真的觉得抱歉。《今生今世》下卷出版的时候,你若是不感到不快,请寄一本给我。我在这里预先道谢,不另写信了。

他忘了张爱玲一生最恨不彻底:“爱得不彻底,恨得不彻底,忘记得不彻底,就连盲目得都不够彻底。”她一点也不委屈,她其实比谁都清醒。

爱的时候,用力、拼命、全心全意,离开的时候,痛快、果决、义无反顾,张姐超酷的!

上一篇:比埃拉的进球到底越不越位?关键还得看他的一瞬间 下一篇:辽宁省营口市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死亡生猪102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