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千亿彩票网站!

热线电话: 400-533-0168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千亿彩票 > 新闻资讯 >

长安剑:扫黑英雄张少华没有上台讲的故事

导语

长安君(ID:changan-j):2018年9月27日,扫黑英雄——山西运城闻喜县副县长、公安局长张少华来到了长安剑致敬政法英雄活动现场。

他将与他的战友张文涛、受害群众张金珠一起,为我们重现那些扫黑除恶战场上的惊心动魄——


“谁敢动侯家,就让他三个月卷铺盖滚蛋!”,面对黑恶势力的叫嚣,面对“保护伞”的阴影,面对前方滚滚而来的黑云,他毅然迎了上去,向横行闻喜十余载的黑恶势力宣战。

他们说,我不害怕,我也不能害怕,因为我是警察,我身后就是老百姓!

Q:刚才通过视频当中我们可以看到,这起案件不仅牵涉人数众多,还有非常多宝贵的文物。我想大家应该也非常关心,在此次被盗文物当中最为珍贵的是哪一件,张局长能为我们介绍一下吗?

张少华:6.03系列案件总共追回一级文物27件,二级文物61件,三级文物645件,这些文物都是国宝,都非常珍贵。

最上面靠角的是青铜盉,这是商代的酒器,还有商代祭祀用的祭器。还有下面这件文物都出自于闻喜县商代古墓区,这些文物被侯家兄弟盗完之后卖到外地,我们追回的。

这些文物对研究商代的历史很有价值,结合当地发现的青铜遗址,据专家说,这改写了商王朝活动就在河南不在山西的历史。这些被盗文物,都是国宝。

Q:据说当时只要是涉及侯家的案子,公安局里面就没人愿意插手。而且在当地还有这样一句话,在闻喜谁要是敢动侯家,让你三个月卷铺盖卷走人,张局长这句话是真的吗?您能用几个简单的词概括并介绍一下案件的复杂程度吗?

张少华:十多年来,当地公安机关真的是没人动侯家,没人查侯家。三个月就走是说我的,我刚才到那儿时间不长,开始侦办侯家案子,就有人说敢动侯家,三个月让他滚蛋。现在两年半多了,我还没“滚蛋”。

Q:请为我们介绍一下这个案件在当时的相关情况。

张少华:6.03系列案件开始于16年的6月3号,整体案件还没有办完。整体案件有这么几个特点,第一是抓获人数和破获案件数非常多,到现在总共抓了486人,涉及的罪名是28个,破获刑事案件341起。

第二个特点是案情非常复杂;因为时间跨度长,十多年,将近二十年,团伙成员非常多,尤其是社会成员和公安内部内外勾结就更复杂了。

第三个特点是受害人当事人非常不配合;因为害怕侯家,不敢作证。案件开始的时候,几乎所有的当事人、受害人都跑到外头不敢回来,不愿意配合办案。

第四个特点是案件侦办的压力阻力非常大;除了来自黑社会集团的压力阻力非常大以外,还有来自于方方面面上上下下的压力和阻力。

Q:我想问一下我们的受害人群众张金珠,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一下这个侯氏家族在当地到底有多猖狂,它的势力到底多大?

张金珠:我是山西闻喜一个镇的村长,我是县人大代表。2011年侯老大让人强行把我带到他的赌场,让我输90万。

他让他的弟弟侯三把我抓起来,关在一个小窑笼里头,关我的26天里转移了好多个地方,用非人的手段折磨我。

开使用这么长的尖刀在我腿上扎了10公分深的口子,接着又把我双手绑住吊在房梁上,用这么粗的木棍在我身上打,一直打到木棍断了为止。最残忍的,也是我最难忘的,就是用老虎钳子,用这么长的钢针,一根一根扎到我脚指甲缝里,两只脚扎了七根钢针,我现在想想都害怕,我都不敢想这个事。我不敢说这个事情。

Q:张局长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一下您曾经遇到过的一次最危险的经历。

张少华:遇到危险威胁那是经常的,也没有什么最危险的。经常打电话,跟踪盯梢,把黑东西送到我老家门口,放到老母亲家门口。有两次,其中一次是晚上在高速路上,他们跟踪,甩不开,我果断开了三枪把他们逼退了。

实际上冲锋在扫黑一线上我的战友们,他们比我遭受到的危险威胁更多。只是为了不传播负能量,兄弟们都不说。从2016年秋天到18年元月份是6.03专案组最艰难的时候。为了方便工作,我们有个微信群,不论兄弟们在哪儿,忙到六七点回来睡下,大家都自觉的主动地在微信群里报个道露个面,就是告诉大家我还活着。

Q:想问问张警官,您在打击黑恶势力保护伞的过程中,你害不害怕?“在闻喜敢动侯家,三个月卷铺盖走人”这句话是真的吗?

张文涛:我不害怕,我也不能害怕,我是警察,我身后就是老百姓,如果连我都害怕,我身后的老百姓该怎么办,张金珠该怎么办。

Q:在你执行任务当中,让你最为难忘的一次经历是哪一次。

张文涛:让我最难忘的是当时抓捕我们曾经的局长,他是我们的领导,我接到这个任务以后心情很复杂。

他从小练武,从警三十多年,反侦查意识特别强,我们当时抓捕工作陷入僵局。最后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找到他的时候,他立刻察觉了我们。

当时他从口袋掏出一把军刀,我当时也没多想,直接扑上去给他一个锁喉摔将他摔倒在地,我们的战士们再上去一起制服了他。后来我们想想也后怕,如果那把军刀刺向我或者我的战友后果不堪设想。

Q:张局长,您逮捕他们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?

张少华:痛心,也痛恨。他们曾经是我的战友,朝夕相处的战友,我把他们送进监狱拘留、逮捕,下一步还要判重刑。像我们两个副局长,还有一个干警,三个判了无期,还有两个判了20年,还有一些没判,我非常痛心。另外也痛恨,他们是公安干警,他们亵渎了法律的尊严、侵害了老百姓的利益,也玷污了警服。黑恶不除,有辱这身警服!

长安剑致敬词

天地英雄气,千秋尚凛然。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,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,真正的战士,在和平年代也能找到方向。暮雪朝霜,宣战黑恶,毋改英雄意气;冬夏浮沉,赤胆忠心,守护商周生民,只为了家国河清海晏、天朗气清!“黑恶不除,有辱一身警服!”

【记者手记】张少华:我不是英雄

刚开始,张少华对访谈是“抵触”的。他在电话里就对我说,“不要叫我英雄,我就是一个干活的。”

张少华怕出名,但他已阻止不了这件事了。张少华,山西运城闻喜县副县长、公安局长,在侦办“6·03”案件中,带领公安民警排除种种阻力,不顾个人安危,一举打掉横行当地十余年之久的侯氏兄弟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,挽救了一大批珍贵文物。

在访谈开始前的两天,晚上九点半,我接到一位专案组成员的电话:“我们到北京了,你们现在有时间吗,张局长想下高铁就直接开始工作。”雷厉风行一贯是刑警的作风。

北京东交民巷宾馆,张局长带着6·03专案组的一行人出现在大厅,他穿着朴素,不善言辞,若不介绍,完全看不出他是一位公安局长。

简单寒暄过后,我们就在房间里开始了采访。我问张局长,“您和兄弟们一路奔波,也不休息一下就开始?”

他笑了,“我们办案子每天能凌晨两三点睡就不错了,这正是精神的时候咧,小姑娘你们能受得了吗?”那时已经是晚上十点,张局长点上烟开始和我们聊天。

我开始介绍我们此行采访的目的,“我们组委会将您评选为公安系统年度致敬人物,因为您在扫黑除恶上成绩十分显著……”

张局长打断我,“什么成绩显著,因为这些兄弟们才成绩显著。而且我们昨天在闻喜刚把一个逃犯捉拿归案,我那些兄弟们现在还在紧张的办案呢,我就来北京了,总觉得不安。不只我一个人,大家都很辛苦。”

侯氏兄弟是带有黑社会性质组织,在闻喜盘踞十多年,背靠“保护伞”横行霸道,当地传言“敢动侯家,三个月卷铺盖卷走人。”

在扫黑除恶的第一线,张局长是一位战士。自从2016年被调任至闻喜县公安局,就面对着来自方方面面的阻力和压力,甚至是威胁和危险。我想让张局长讲讲遇到过什么危险。

他很久没有说话,眼神凝视着前方一处,好像很多个画面在脑海中回闪。“你要让我给你讲案例,讲讲如何侦办疑难案件,我能给你聊上三天三夜。但威胁、阻力我不太会说,你跟我去闻喜我带你转上一圈就全知道了。”

专案组的同志在一旁补充到,“哪有一个公安局长上班天天一只64手枪不离手,张局长就是,什么事情都是亲力亲为。”

张局长说,“当时破案的时候,威胁是常事,我有两次鸣枪逼退在路上尾随我的无牌汽车,有一次他们试图在高速上给我制造一场车祸。”

一整晚,我仿佛是来到了一个刑警大队的办公室,里面有着刑警办公室里的“标配”——烟雾缭绕的空气,是用来在夜晚提神用的。专案组的其他成员渐渐打开了话匣子,大家坐在一起抽着烟,你一言我一语聊着曾经那些危险的办案经历。

我问,“你们害怕过吗?”

年轻的干警张文涛说,“不怕,我们要是怕了,张金珠他们咋办咧。”

6·03专案自侦办以来,共计打掉一个恶势力团伙、23个盗掘古墓葬犯罪团伙、25个赌博团伙、3个贩卖毒品团伙和3个涉及民爆物品犯罪团伙,破获各类刑事案件341起,到案486人。

扫黑战线上的这场恶战还未结束,他们从北京离开后马上还要投入到新的案件中。他们是战士,是勇者,是闻喜县老百姓的定海神针,他们靠着一身胆气和正气,让黑恶势力望而生畏。

凌晨十二点,结束采访后我离开宾馆。本以为这次采访,我会听到很多震撼人心的丰功伟绩,但现在我明白了,这些动人真实的故事才是最直击人心的。

上一篇:男子恋已婚女多年未果 将其杀害后呆坐5天等警察来 下一篇:秘鲁政府干预足协 FIFA立刻发信:你们将被全球禁赛